ChatGPT 会取代搜索引擎吗钛媒体深度

早前,OpenAI还发布了DALL·E 2——可以通过文本描述中生成图像的 AI 程序。国盛证券指出,相比于此前的AI绘画,ChatGPT更具有将AI能力与工作流程相结合的潜力,如果将ChatGPT与Midjourney等创作工具融合,有可能直接输出设计图稿等内容。而ChatGPT和DALL·E两个产品都是AIGC技术带来的新变革。

“我认为 AI 的潜力还可以进一步放大和挖掘。回看过去这十年,AI 技术的进步确实超出想象。10年前你可以看到图像、语音识别有突破,但肯定不会想到绘画、文章也可以通过 AI 生成逻辑性产品,这两者是不同的。这十年 AI 在不停的超越和突破很多人的预期和想象,这还是挺了不起的。”何晓冬对钛媒体App表示,这次ChatGPT最大的创新点在新的半监督学习算法,使得它对用户的意图理解,可能快达到大规模商用的搜索引擎水平。

何晓冬认为,相较于之前大量使用无监督深度学习算法,ChatGPT模型背后的算法和训练过程更加新颖。如果没有人的数据甄选,这个模型参数即便大十几倍,也很难达到这个效果。尤其ChatGPT把生成的文本模型更加“组织化”,这是非常大的技术创新。

“在某种意义上,这其实是对过去一味追求(参数)大和追求无监督学习的一个路线修正。”何晓冬表示。

OpenAI 于2021年底已经完成了2.5亿美元的A轮融资,投资人包括微软、马斯克、谷歌风投、老虎基金、A16z以及Altman前东家Y-Combinator等。据The Information报道,成立七年的 OpenAI 公司估值已经接近200亿美元,是其2022年预计收入的500-800倍。

在2020年 OpenAI 发布GPT-3之后,微软于当年9月22日取得独家授权。报道指,OpenAI 每年在微软云计算上花费约为7000万美元。

中国应该有自己的ChatGPT事实上,尽管ChatGPT海外爆红、服务器被挤垮,百万网友使用,但不包括中国境内的实名用户。很多拥有国内 86电话用户无法使用ChatGPT。虽然有很多替代的网站或方案,或直接到非官方渠道购买 OpenAI 网站账号,但仍引发很多用户抱怨,国内用户体验大打折扣。

“中国必须要有自己的基座大模型,应用大模型。很简单,OpenAI 关键模型不开源,只给API,中国还不能随便用,已经是‘卡脖子’了,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做这样的事情。”黄民烈对钛媒体App表示,包括百度、聆心等国内很多团队正在(对AIGC)做决心与相关资源投入解决相关问题。

告别硅谷崇拜,在中国互联网世界中,国内应该建立有中国创新特色的ChatGPT,甚至是超越OpenAI能力的中国 AI 公司。这已经成为中国 AI 产业发展的必答题。

事实上,2022年也因此被称为“AIGC元年”,生成式 AI 发展迅速。今年9月一篇文章中提到,生成式 AI 可以处理的领域包括了知识工作和创造性工作,涉及数十亿的人工劳动力。生成式AI 可以使这些人工的效率和创造力至少提高10%,有潜力产生数万亿美元的经济价值。

根据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发布的《中国 AI 数字商业展望2021-2025》报告预计,至2025年,中国 AI 数字商业核心支柱产业链规模将达到1853亿元,未来五年的复合增长率约为57.7%。国泰君安则预测,未来五年,或将有最多30%的图片内容由 AI 技术参与生成,相应有600亿以上的市场规模。

AIGC产业链(来源:行业报告)

在国内,AIGC概念企业正逐步成长,包括奇绩创坛、联想创投、华创资本、唯猎资本等机构都在观望或关注。今年12月,AI生成3D内容的数字品牌AVAR获得天使 轮融资,成立一年间已连续完成三轮;另一家跨越星空也在半年内连续完成两轮共数千万元融资。未来是否存在类似 AI 绘画平台Stable Diffusion背后的Stability AI 的独角兽公司,依然需要时间等待。

何晓冬表示,目前GPT(AIGC)创业价值有两点:一是如果从研究角度看,国内会继续往算法技术创新上探索;二是产业价值,特别在文本生成上有独到的体验和价值,本身已经接近可商用的地步了。未来可能需要考虑具体场景应用以及准确性等,尤其是垂直的专业知识。

“现在确实是 AI 应用发展的好时机,尤其是应用落地的时机。我对 AI 比较乐观,而且我认为 AI 未来肯定要走产业路线。我越来越感觉到产业界应用机会比学术界更大。”何晓冬认为,AI 技术慢慢地会从一个“作坊式”研究探索变成“工业级”工程或系统落地。目前,何晓冬团队正在对 AI 语音交互、多模态智能、数字人等诸多技术产品展开探索与研发落地。

对于有行业人士称,ChatGPT存在输出结果不稳定,商业落地并不容易,还需深耕,而且很难找到工业端应用范围,尤需要大量算力。

黄民烈向钛媒体App回应称,ChatGPT定位为通用任务型助理,作为工具,容易被很多人用到。当然这里面商业成本是必须要考虑的,但他认为未来一定是成本下行的趋势,一定会产生很多商业应用。可以参考现在很多文生图的公司和应用、感知和认知领域的 AIGC等。“所以我绝对是积极乐观的。”

此外,AIGC带来的法律版权、种族和性别偏见、伦理等问题不可忽视。据Axios报道,Adobe正在考虑将 AI 生成的图片以付费形式售卖,消息一出引起广泛讨论。

大成律师事务所肖飒法律团队在公众号发文指出,一般情况下 AI 创作并不会发生侵权行为,但如果 AI 在创作某一幅具体的画作的过程中使用了过多某作品中的元素,或者是作为模板的作品本身属于侵权作品,那么该 AI 生成的画作就可能被认定为侵权作品,从而存在侵权的可能性。“必须明确的是,AI 虽然能够学习,但本身并不懂法律,更不懂得侵权的概念,任凭其自由发展是完全不可取的。”

据财新,小冰公司CEO李笛表示,大家现在的热情很容易被点燃,是因为ChatGPT的对话质量超出预期,但真实商业化不像投资人想得那么简单,ChatGPT的工业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App,作者|林志佳)